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体育发展

东较场 唐朝已是健体好地方

发布日期:2015-10-13来源: 广州日报阅读次数:字体:[  ]背景颜色:
  透过“第一”看广州

  广东足坛名宿、前国脚王惠良还记得第一次到东较场踢比赛的场景:整座体育场欢声沸腾,迎来了霍英东、曾宪梓、何贤等名流组成的数百人嘉宾团。球迷们挤在石条凳上热烈鼓掌。他站在绿茵草坪上,竟有种激动流泪的冲动。

  时值1981年第三届省港杯,作为改革开放以来重量级的足球赛之一,从这一届后,它将主场落户于历史悠久的东较场,迄今已有26届。

  东较场是广州最古老的体育场所——自唐代起,它就开始作为操练、校阅、比武之用。如今,它的正式名字是广东省人民体育场,它是广州现代体育的发源地,岭南体育演变的“活化石”。

  文/广州日报记者何瑞琪

  广东省人民体育场

  场地面积18700平方米,建筑面积5500平方米。

  座位数21000。

  现有建筑分别于1975年、1980年建成投入使用。

  1981年至今,共承办了26届省港杯主场比赛。

  广州体育场地现状

  截至2013年12月31日,广州市共有体育场地19650个,建筑面积584.93万平方米,场地面积3080.17万平方米,平均每万人拥有体育场地15.20个,人均体育场地面积2.38平方米。

  对于广州体育迷来说,“东较场”这个名字从出生起就开始陪伴着他们,好像没多少人会去考究它到底是在什么时候建立的。但事实上,这座体育场所有着悠久的历史。从唐代时起,它就已经存在了。

  历史:唐朝建立 清朝得名

  1980年前后是东较场最辉煌的时期之一。那一年,它整饬一新,迎接省港杯。家住较场西路的钟先生形容当时的场景:“那个时候,人们可以不吃饭、不睡觉在售票窗外通宵排队,球票一到手,好像中了彩票。”由于一票难求,‘黄牛’将球票炒高好几倍,还是需求者众。球赛当晚,广州万人空巷。

  其实,早在千年之前,这片土地就已与体育结缘。从唐代有史可考开始,直至清代废止武科举制度,这里一直是广东武科举乡试的地方。在其他朝代,它还是操练、演习、校阅军队的地方。在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它终于获得广受认可的称呼——东较场。

  不过,东较场从校阅场变成现代公共体育场,其间经过艰难转型。1916年,时任广东省长朱庆澜谋建广东公共体育场,相中了这个位于要害的地点。于是向社会广泛募资,但由于当时此举尚属破天荒,响应度不及预期。直到上世纪30年代初,广东公共体育场才正式落成。

  据《走过百年》广东省人民体育场场史编写成员田岩介绍,从1906年至1947年,广东共举办过15届运动会,地点均在广州市,其中有9届是在东较场举办的。至于广东足坛名宿、前国脚王惠良参与其中的省港杯,在过往前20届主场比赛中,到场观看的球迷总数超50万人,平均每场比赛的上座人数达2.5万人,上座率95%。

  感情:当年要拆 街坊力挽

  近年,东较场受制于设施落后,渐次失去以往的荣光。省港杯影响力也不复当年。将近60岁的老球迷钟先生认为,职业联赛的兴起,改变了省港杯的命运,“甲A联赛开始后,球迷可以一整年看比赛,加上水平也更高,年尾举行的省港杯就很容易被忽略。”

  2002年,广州一度有声音传出说,东较场会被拆除,王惠良曾表示反对。幸好,像王惠良一样对东较场怀有深厚感情的群众来访不断,力图挽回,终于等来了“东较场不会拆”的承诺。2004年,当广州获得了第16届亚运会主办权时,东较场被纳为比赛场馆,它旧颜换新装、意气风发,迈向了新的历史舞台。

  转型,是它的时代命题

  虽然头顶无数个第一的名衔,但东较场从没有停止过对于“更好生存方式”的思索。早在上世纪80年代,在最为荣耀的时候,东较场就开始了探索场外经营。1981年,东较场涉足专业租赁市场,将一间临街铺位租给雅马哈摩托车维修中心,结果生意是谁也没想到的火爆,这种经营模式,引来许多单位前来取经。

  “高峰时,摩托车修理店超过1000家,”越秀区人大代表霍永平谈起往昔很感慨。他说,在上世纪90年代摩托车行业最旺时,这里每平方米的铺租已达500元。有如此红火的场馆经营和先进的市场意识,2000年,东较场勇敢迈出财政“断奶”的一步。

  东较场曾是广东日之泉的中甲联赛主场,可惜,日之泉近年已离开,东较场在媒体上露面的机会少了很多。加上2004年广州“限摩”,摩配一条街彻底外迁,现在,东较场一直在寻找新的转型机会,开始投向体育用品的经营。

  那么,可否参考体育中心等处的商业演出经营模式?据东较场业务科透露,每年他们都接到40个以上的电话,希望合作进行商业演出,但体育场多半情况下只能拒绝。因为马路对面就是高楼住宅,大型演出“怎能不扰民,人流如何快速疏散”等问题都让人深感压力。所以,近几年它还是只能与专业市场为邻,却很难经常举办现代流行的演唱会、商业演出等。

  这些问题的产生,一直伴随着东较场的艰难转型。寻找新的定位,成为了它的时代命题。

  助力校园足球

  每天下午4时半开始,一群少年就在东较场的绿茵场上“翻滚”、运球、射门……他们是从东川路小学选拔出来的足球“小先锋”,每天都来这里训练。据孩子们的教练说,培养一名合格球员起码需要10年。

  居民的需要、校园足球的需要,使东较场意识到自己的真正价值——平民化。于是,东较场以崭新的姿态重新出发。东较场业务科负责人说,东较场本来就是中小学举行运动比赛的主要场馆,每年9~12月,体育场都会承接市内中小学运动会70~80场,60多所中小学校、十几万中小学生都聚集在这里举行运动会。所以,这里留存着许多广州人的青春记忆。

  为了东较场的命运,王惠良也在努力。今年4月,他牵头在东较场挂牌广东明星足球俱乐部,冼迪雄、容志行、池明华等广东足坛数代精英齐聚一堂,培养足球后备人才。东较场的体育精神,就在这些努力之中,得以一直延续下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