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政民互动 > 在线访谈
纵横古驿道——2017年南粤古驿道定向大赛系列访谈
小结分析:本期访谈现场提问总数0条,现场已答复数0条,网友参与数0位)

时 间:2017-12-14

嘉 宾:

摘 要: 南粤古驿道定向大赛已经成功举办了两年。两年来,在这么多站的赛事里,媒体记者通过深入采访挖掘新闻素材,对南粤古驿道定向大赛的积极意义感受会更深刻。今天我们就听听中央级的媒体单位,中国体育报记者黄心豪说说他对南粤古驿道定向大赛的看法。同时我们也找到了香港商报的记者李苑立,让他站在媒体的角度谈谈自己的观点和看法。

访谈详情
谢亮:
我们先跟中国体育报的记者黄心豪聊一聊南粤古驿道定向大赛。你好心豪!

黄心豪:
你好!

谢亮:
两年的南粤古驿道定向大赛你已经参与了很多站的比赛了。在两年的比赛采访当中,你印象最深刻的是哪一站的比赛,以及哪一个细节? 

黄心豪:
从去年到今年一共有18个站,去年8站,今年10站。我感觉每一站的南粤古驿道定向大赛都有当地特色 。如果一定要说哪个站印象最深刻,举个例子就是我的老家——饶平钱塘站。那个站已经连续两年举办了南粤古驿道。可能是因为是我老家的关系,每一次定向大赛饶平站的时候,前一两个月在我们乡村就有相关的报道。然后我的朋友圈,小学群、初中群、高中群,包括亲戚朋友群,都在热议定向大赛,我觉得印象很深刻。因为我感觉定向大赛当天比过年还热闹,全村、全镇还有周边的人都会过来看。这是村历史上首次举办的省级以上的比赛,所以简直就是一个节日。至于细节就特别多,我只能从宏观的角度讲讲南粤古驿道定向大赛给一个人、一群人带来的变化。我原来有一个小学同学,行为习惯不是太好,抽烟、喝酒、熬夜、赌博。自从有了南粤古驿道定向大赛之后,大家鼓励他报名参赛,结果他去年第一次体验参赛之后,虽然名次不是很好,但是他体验到了古驿道的文化,体验到了定向运动、户外运动的乐趣,所以他就开始叫朋友一起运动,甚至还加入了当地的户外运动协会。定向运动改变了一个人的生活状态,甚至改变了他的人生观念。所以他现在把以前生活上的陋习都改变了,给人感觉很积极向上,很阳光。我觉得南粤古驿道定向大赛给他带来了转变。

谢亮:
从体育比赛的角度我们看到南粤古驿道定向大赛确实可以给参与者一个健康的人生。其实南粤古驿道定向大赛还担负了很多使命,毕竟政府多部门一起合作,共同推进南粤古驿道定向大赛。你觉得南粤古驿道定向大赛对社会的贡献主要集中在哪些方面?

黄心豪:
在我看来,南粤古驿道定向大赛产生的社会效应,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而且这两个方面是两大国家战略。一个是全民健身的国家战略,一个是十九大提出来的乡村振兴国家战略。我举个例子说说它体现在什么地方。第一,这个赛事本来就是个接地气的活动,不仅有专业选手参加,还有广大群众参加,这个项目是深受大家喜爱的。第二个是我们觉得这项赛事对历史文化资源,包括旅游的结合非常到位。所以我们选取的每一站都有每一站的特色,包括从去年到今年我们看到,例如台山站、汕头站有一些海上丝绸之路文化、红色文化、名人文化,包括我们去的梅州大埔、韶关仁化,都有很多极具文化的东西。第三方面我感觉最重要的一点是,它促进了乡村振兴,特别是精准扶贫建设。因为南粤古驿道定向大赛举办地都在粤北、粤东、粤西,发展相对落后、相对贫困的古驿道、古村落举行,把比赛放在这些地方举办,对当地的吃、住、行、玩整个产业链起到了良好的推动作用。每到一个地方,对当地经济的拉动是非常可观的。我觉得这个比赛发挥了综合效应之后,能让人们重新认识古驿道,将古驿道活化利用,让它更显活力,精准扶贫的目的也达到了。

谢亮:
心豪举个例子。

黄心豪:
打个比方,我们连续两年在韶关仁化站,他们古村的堆花米酒非常受欢迎。当初大家不太了解,但是去了当地一品尝之后,发现它极具历史文化,而且米酒的质量特别好。后来我们在采访中才知道,当地的阿伯告诉我们,原来一斤酒是二十多块钱,现在一斤酒卖一百多块钱,而且还有很多人去买,有的甚至留下地址和联系方式让他快递,所以阿伯现在非常忙,月收入已经是几千上万了。这对当地居民的收入、幸福感,包括当地乡村的建设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

谢亮:
南粤古驿道定向大赛是一个广东创新模式的体育比赛。因为它承担了很多政府的任务,包括精准扶贫、古驿道古村落的活化利用等等。黄心豪作为中国体育报的记者,站在中国定向运动的角度来说,南粤古驿道定向大赛对比国内其它地方举行的定向大赛,广东的比赛有什么不同?广东在哪些方面给我们带来了启示?

黄心豪:
连续两年的比赛,不仅是单个部门来主办或者承办。我感觉它的出发点是坚持以人民为中心,以群众需求为目的,以定向大赛为平台和载体,以古驿道、古村落的文化为依托,重点是要做好精准扶贫、经济增长,让古驿道、古村落发出新时代的声音。我觉得广东这一套模式在全国是一种创新。我觉得南粤古驿道定向大赛给我们的启示具体有两点。

第一,体育在南粤古驿道活化利用方面发挥了重大作用。因为体育不仅仅是比赛,它有一个更大的功能是聚集人气。我们设立了定向比赛,因为它非常适合在古驿道、古村落这种地方举行。所以体育在整个古驿道活化利用里面,包括促进古驿道、古村落的精准扶贫,体育是发挥了非常大的功能。我统计了,每一站除了参加比赛的运动员,相关的单位、领导以外,很多群众也关注了。所以体育聚集了这么多人气,每一站都是甚至超过了一万多,关注度非常大,体育的功能发挥了很大作用。

第二,通过这两年的采访,我觉得整个古驿道、古村落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最重大的变化体现在哪里呢?我感觉是意识跟观念上的转变。我们有句老话叫做“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通过这两年的采访,我感觉最欣慰的是,当地的居民、当地的群众有了更多的文化自信。我们在采访的时候,很多人都会说“我们这里出过很多状元”、“我们这里有很多遗迹古道”、“我们这个是从宋朝留下来的桥”……他们非常地有文化自信,明白原来通过这项比赛,通过政府的运作,原来我们也可以用这种方式推出自己的品牌。你想,连居民、群众都有这种意识了,你还怕古驿道、古村落发展不起来吗?这种观念意识上的转变让我感到非常欣喜。所以南粤古驿道定向大赛我们省一推下去,以后各个地级市有了举办赛事的经验,我们扶持古驿道模式的推广之后,各地都会积极主动地举办,甚至把古驿道的发展、建设成为一种常态。

所以我觉得启示是:第一,政府重视;第二,社会支持;第三,当地自发,并有意识地进行观念上的转变并付诸行动。我们对古驿道活化利用非常有信心。而且广东的这个做法不应该只局限于广东,最好是能够在全国得到推广,真正能实现乡村振兴的国家战略,让古驿道、古村落,农村的群众  生活得更好,人民对美好生活的愿望得到实现。

谢亮:
好的,谢谢中国体育报记者黄心豪。谢谢你!

黄心豪:
不客气!谢谢各位听众!

谢亮:
两年的南粤古驿道定向大赛可以给我们什么启示呢?现在我们跟香港商报记者李苑立谈一谈他眼中的南粤古驿道定向大赛。你好,李苑立!

李苑立:
你好!

谢亮:
连续两年采访南粤古驿道定向大赛,让你印象最深的是哪一站比赛以及哪一个细节?

李苑立:
南粤古驿道我走了两年。我记得2016年走了8站,2017年接近10站,基本上每一站都参加了。印象最深、感触最多的是这两站。第一站是2016年在惠州的博罗,有一个长寿之乡叫旭日古村。我们从中得到一个细节就是这个古村一百岁以上的老人有好几位,八十岁以上的老人有上百位,所以被称为长寿之村。而且村里为了让老人生活得更好,有一个规定,就是八十岁以上的老人在村里摆地摊是不用交任何费用的,城管也不用管。八十岁以上的老人来卖自己种的东西畅通无阻。七十岁以上的也有一个标准,比如在旅游区里摆地摊,就要交一定费用。如果我没有去那边的古驿道采访这件事,我就不知道古村落里有这样一件事。另外一站是2017年我们去的丰阳古村。这个古村里的人都认为自己是从中原地区逃难到这里来。当时他们村里有很多碑刻上都写了,以前是叫“凤阳”,后来因为朱元璋的统治,朱元璋生于凤阳县,为了避讳,就改成了“丰阳”。这里的老人家就记得这样一件事,而且祖祖辈辈地传了下来。在古驿道上,我感受到的不止是赛事,还有深厚的传统文化。

谢亮:
李苑立,采访了两年的南粤古驿道定向大赛,我们都知道,它是集合了政府多部门一起联动,担负了不少任务和使命。你觉得南粤古驿道定向大赛对社会的贡献集中在哪些方面?可以举一些例子。

李苑立:
南粤古驿道定向大赛确实是牵涉到很多部门。我记得在2017年广东省两会期间,就把古驿道列为广东省前沿的工作重点。这里不仅涉及到体育赛事,还涉及到乡村古道的修复、乡村旅游、精准扶贫、创新创业等等。这个活动由体育部门牵头来做,但是带动了很多部门的工作。所以不同的部门参加到南粤古驿道定向大赛这个活动,它不仅仅是一项体育赛事,还有南粤古驿道的活化利用,古文化的传承与发展、当地农民的生存状态,都是一个很近距离的、亲身体验式的观察与调研,我觉得这是一件非常棒的事情。

谢亮:
两年的南粤古驿道采访,你认为南粤古驿道定向大赛这种广东工作新模式给我们带来了什么启示?

李苑立:
作为连续两年参加南粤古驿道采访的记者,我非常重视这次的采访活动。每次去参加,除了常规报道以外,我还近距离地观察了去的每一个村的村容、村貌、村里的人,还有周边的,哪怕是产业链分工,我都有观察。南粤古驿道作为一个常设性的活动,下一步我们要围绕十九大提出的几大目标:健康中国、全民健身、精准脱贫、创新创业,全域旅游等等,在南粤古驿道定向大赛中进行展现。记得有一站是连续办了两届南粤古驿道定向大赛,我们第二次去的时候发现它比第一次完善了很多。比如前段时间我们说的“厕所的革命”,通过连续举办两届,现在他们的卫生间设置得特别好。还有一些乡村道路也进行了修缮……这些东西都可以说是由于南粤古驿道定向大赛这个活动,政府重视了,参加的人多了,上下齐力就可以把当地的软环境和硬环境都进行改善。这是一个造福于民的好事。我觉得这就是南粤古驿道最大的贡献。

谢亮:
好的,谢谢你!